原装香蕉视频app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这不是甜言蜜语。

但这个糖分,比甜言蜜语还要高啊!

江漓漓感觉自己有点飘了,但就是按不住自己,笑嘻嘻的问:“叶嘉衍,说这种话,不怕我出去闯祸吗?”

“……”叶嘉衍似笑非笑、一瞬不瞬地看着江漓漓,“知道我为什么跟结婚吗?”

“知道啊,”江漓漓点点头,笑靥如花,“因为爷爷喜欢我!”

“还有一个原因。”

“哎?”江漓漓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是不是因为我……”

“因为不会给我添麻烦。”

叶嘉衍截断江漓漓的话,打碎她所有的幻想。

“……”江漓漓撇了撇嘴,扭过头不看叶嘉衍,“知道了,我懂了。”说完起身朝外面走去。

“扬声很快会帮办好离职手续。”叶嘉衍问,“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”

一个清纯小美女唯美日常写真

江漓漓回过头,冲着叶嘉衍扮了个鬼脸,“不告诉!”说完拉开门一阵风似的溜了。

叶嘉衍:“……”

不一会儿,张姨上来说午饭准备好了。

江漓漓的心情虽然不算特别糟糕,但胃口也不好,吃了两口就说饱了,叶嘉衍叫住她,命令她必须吃完碗里的饭。

她看着叶嘉衍,莫名地觉得这个画面有点儿熟悉,仿佛曾在她梦里出现过。

哦,不是梦。

徐律师那件事的时候,她也没胃口,叶嘉衍也逼着她吃东西了。

——不信的话,看看们所那个徐律师的下场。

周扬声的话,冷不防浮上江漓漓的脑海。

周扬声知道徐律师,说明那件她自认为瞒得非常好的事情,叶嘉衍有可能一直都知道。

不仅如此,徐律师被大客户抛弃、失去谈判筹码,被迫去二线城市分所,以及在分所混得不如意的事情,很有可能都是叶嘉衍的杰作。

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?

就像叶嘉衍说他要加班,她喜欢说自己也有点事,可以等他一起回家一样——大部分巧合,纯属人为。

周扬声没有留意到自己说漏嘴,但江漓漓一下就反应过来了。

只是,她不敢去向叶嘉衍求证。

她知道,这个猜测一旦被证实,她的世界会发生一场剧烈的震动。

下午,周扬声发来消息,告诉江漓漓她离职的事情已经办妥了。至于她留在办公室的东西,他周一就去帮她拿回来。

今天是周六,江漓漓不知道周扬声怎么办妥的。

但是,叶嘉衍直接领导的人,有些特殊能力、可以轻而易举地办妥常人办不到的事情,好像也很正常。

没多久,金瑜就打来电话,惊慌失措地问道:“漓漓,怎么回事?律所群都在讨论离职的事情,这是有人在恶作剧吧?”

“是真的。”江漓漓说,“金瑜,我离职了。”

过了许久,金瑜的声音才再度传来,“……是不是刘先生那边出了问题?”

江漓漓对金瑜没什么好隐瞒的,把早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金瑜。

她没有浓墨重彩地描述叶嘉衍是怎么保护她的,但金瑜一

向擅长脑补。

脑补完毕,金瑜叹了口,说:“虽然霸道总裁实力护妻的情节真的发生了,但是……我高兴不起来。”

“……”江漓漓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漓漓,”金瑜的声音里满是沉重的失落,“我们不久前才说过,要一起在恒信成长,成为一名出色的律师。”

“金瑜……”江漓漓歉然道,“对不起。”

恒信是她花了很长时间挑选出来的律所。

她一度以为,她会在恒信待下去,所以和金瑜做了一个关于未来的约定。

但事实证明,未来的发展,不一定会朝着人们预想的轨迹走。

“哎!”金瑜突然惊叫了一声,“所里刚刚发布公告,和刘先生解除委托合约,杨律师停职了!”

“那怎么办?”江漓漓第一个想到的是金瑜,“带教律师停职,实习律师会受影响的。”

“无所谓。”金瑜说,“都不在恒信了,我也不想呆在这里了!”

“金瑜,别冲动,转所实习影响很大。”江漓漓想了想,说,“杨律师停职,所里应该会给安排别的带教律师。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在恒信实习满一年,拿到执业资格再说离开的事情。”

“……呃,我收到律所的信息了。”金瑜瞠目结舌,“律所真的给我安排了新的带教律师,而且是我们所的老大!”

“那就更没有理由离开恒信了。”江漓漓说,“金瑜,留下来吧。”

“呢?”金瑜问,“要怎么办?”

“我啊……”江漓漓倒是没什么压力,“我要好好想一想。”

金瑜突然笑了,“也是!不管怎么样,还有老公呢!”

叶嘉衍?

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金瑜的影响,想到叶嘉衍,江漓漓的唇角也不受控制地上扬。

金瑜说的没有错——她叶嘉衍,她就永远有退路。

从马尔代夫回来的时候,江漓漓怎么都没有想到,叶嘉衍居然还会让她感到安心。

真是……造化弄人。

星期一早上,周扬声去恒信拿江漓漓的东西,律所专门安排了金瑜接待。

金瑜提前收拾好了,周扬声一来,她就递给周扬声一个纸箱,说:“漓漓的东西都在里面。我拍照跟她确认过了,没有什么遗漏。”

“辛苦了。”周扬声点点头,“还要麻烦送我下楼。”

“不麻烦,我们老大特意交代了一定要对客客气气的。”金瑜甩着工作牌,示意周扬声跟她走,“对了,漓漓怎么样啊?我担心她情绪不好,不敢问她。”

“她很好。”周扬声抱着一个箱子,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精英气质,“据说昨天在家上了一天的网,刷了一天的微博。”

“……”金瑜皱了皱眉,“漓漓不应该是这么堕落的人。”

周扬声耸耸肩,“我们叶总说的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金瑜吐了吐舌头,“们叶总——我是不敢质疑的!”

“放轻松。”周扬声说,“他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”

金瑜半信半疑,送周扬声上车后迟迟不走,周扬声只好降下车窗,冲着她摆摆手。

她直接给周扬声鞠了一躬,“我们老大要是问

,记得说对我很满意啊!”

周扬声这回真的被逗笑了,跟金瑜保证说他一定会这么说的,然后开车回公司,直接把江漓漓的东西放到叶嘉衍的车上。

叶嘉衍下班的时候,顺便把东西给江漓漓带回去了。

张姨在浇花,看见叶嘉衍抱着一箱东西,迎过来说:“先生,我帮拿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叶嘉衍看了看张姨,“花园有自动浇水系统。张姨,不用这么辛苦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张姨笑了笑,“我就是想给自己找些事情做。”

叶嘉衍停下脚步,“漓漓今天怎么样?”

“跟昨天一样。”张姨有些无奈,“早上看了一早上的电脑,下午看了一下午的手机。我叫她起来动动也不听,还说她不是在玩手机,是在忙正事。”

叶嘉衍皱了皱眉,“不上班了,能有什么正事?”

张姨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也觉得她在骗自己呢!”

两人正说着,江漓漓就从屋里面出来了。

看见叶嘉衍,她直奔过来,笑靥如花的看着他:“回来啦!”

张姨笑着走开了。

叶嘉衍把箱子递给江漓漓,“的东西。”

“别急。”江漓漓没有接,“我有件事要跟商量!”

“什么事?”

叶嘉衍不由得怀疑,难道江漓漓在家一天,真的是在忙正事?

“我想养只宠物!”江漓漓好看的双眸里满是兴奋和期待,“想养吗?”

“……”叶嘉衍发觉他错了,一脸严肃地说,“不想,也不准想!”

“为什么啊?”江漓漓并不打算放弃,紧紧跟着叶嘉衍,边走边说,“我们养只狗吧?”

“听好——”叶嘉衍警告道,“这个家里,有狗就没有我。”

江漓漓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,“干嘛跟一只狗置气啊?”

叶嘉衍眯了眯眼睛,“江漓漓?”

“好好!”江漓漓妥协道,“那我们养只猫吧?我也挺喜欢猫的!”

“我不喜欢。”叶嘉衍倏地停下脚步,盯着江漓漓,“是不是很无聊?”

“不是啊。”江漓漓摇摇头,“我就是想养宠物,想养很久了,今天终于有时间跟商量而已!”

“……”

叶嘉衍没说话,显然是并不相信江漓漓的话。

他更相信自己的推测——江漓漓忙了一段时间,这两天突然闲下来,感觉很不适应。所以,想养宠物什么的,都是一时突发奇想。

“看在这么可怜的份上,”叶嘉衍说,“今天晚上带去做件事情。”

晚上……做……

江漓漓抿了抿唇,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地看着叶嘉衍,“可以把话说清楚一点吗?”

“看在可怜的份上——”叶嘉衍问,“够清楚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江漓漓差点抓狂。

叶嘉衍的前半句那么清楚,谁要他重复啊?

他说的不清不楚的是后半句啊!

他要带她去做什么啊?

admin
没有评论
Posted in:
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