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app能安装

   吃完饭,陆薄言带着苏简安离开餐厅。

   餐厅服务很周到,服务生已经把车开到门口,陆薄言一出来,即刻递上车钥匙。

   陆薄言给了小费,接过车钥匙:“谢谢。”

   服务生礼貌的微笑道:“陆先生,您客气了。”给了不菲的小费,还能真诚道谢,真的很客气了。

   上车后,苏简安端详了陆薄言一番,说:“我觉得你跟传言中不一样。”

   陆薄言要将车子开出去的动作顿住,看着苏简安,神色有些复杂:“我们结婚两年了。”

   如果在他们刚结婚的时候,苏简安说出这句话,陆薄言不会很意外。

   但是,他们结婚两年了,苏简安才发现他和传闻中不一样?

   难道他娶了一个假老婆?

 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苏简安笑意盈盈的看着陆薄言,“我指的是,你跟我在我们结婚之前,我听说的那个你不一样!”

   陆薄言的神色更复杂了:“我们结婚前,你听说的我是什么样的?”

   陆薄言只是问问而已。

   花海待香少女的纯净夏日

  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外界传闻中的他是什么样的?

   他就是想听苏简安说。

   苏简安毫无防备,脱口而出:“以前,我听说你喜怒不形于色、冷淡、不近人情。外人根本摸不透你的心思。哦,我还听说,你很难相处!”

   说完,苏简安才反应过来,这些话有些伤人于无形。

   她正想解释,陆薄言就问:

   “现在呢?你对我改观了?”

   “嗯!”苏简安用力地点点头,“早就改了!”

   “……”陆薄言没有说话,示意苏简安继续说。

   苏简安运转脑袋,组织了一下措辞,接着说:“我觉得他们一点都不了解你。”

   “没关系。”陆薄言满不在乎的说,“我只要你了解我。”

   苏简安仿佛受到了天大的鼓励,一口气说下去:“我觉得,你不是冷淡,也不是不近人情。你只是看透了那些接近你的人都别有目的,懒得理他们、不想被他们占用你太多时间而已!”

   否则,如何解释陆薄言对一般的服务人员很客气呢?

   所以,陆薄言只是懒得应付来套近乎的人而已。

   所谓的冷淡、不近人情,不过是他的保护色。

   想一想,如果他和颜悦色,来者不拒,不管谁来跟他打招呼,他都能和对方攀谈小半个钟……

   这样一天下来,他还有多少自己的时间?

   苏简安甚至怀疑,陆薄言不喜欢和人打交道、对人很不客气之类的传言,都是陆薄言故意让人散播出去的。

   这样一来,大家都知道陆薄言不好接近,转而去跟沈越川套近乎了。

   苏简安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,自信爆棚的看着陆薄言:“怎么样,我说的对吗?”

   “鞭辟入里。”陆薄言用四个字形容苏简安的总结,猝不及防的问,“想不想要奖励?”

   在万恶的好奇心的驱使下,苏简安下意识地问:“什么奖励?”

   话刚说完,苏简安就后悔了。

   这种情况下,陆薄言说的“奖励”,能是什么好奖励啊?!

   这么久了,怎么还是一点记性都不长?!

   事实证明,苏简安对陆薄言的了解,偶尔,还是十分准确的——

   陆薄言看了苏简安一眼,眼里似乎包含着万千缱绻的深意,说:“回家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 苏简安:“……”

   她不想回家了。

   她想留在公司通宵加班!

   不到半个小时,两人就回到公司。

   一回到办公室,苏简安连包都来不及挂起来,直接拉住陆薄言:“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?我都问了三遍了!”陆薄言再不说,她就要咬人了。

   陆薄言知道苏简安指的是什么,言简意赅的把在警察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苏简安。

   信息量有点大。

   不对,是很大!

   但苏简安还是很快消化完,想了想,很干脆的说:“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保护好洪庆和他的太太。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出事,康瑞城都能重新掌握主动权。这样一来,我们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   “这个我已经安排好了。”陆薄言好整以暇的看着苏简安,“你觉得还有什么要安排的?”

   “……”苏简安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,“我觉得?——陆老师,这是另一道考试题目吗?”

   陆薄言点点头:“你也可以这么理解,小学生。”

   某“小学生”感觉自己就像被噎了一下,在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当个让人刮目相看的小学生!

   “我觉得我们还要保护这次参与调查的警务人员,不能让康瑞城故技重施!”

   苏简安的语气里带着两分想证明自己的气势。

   陆薄言挑了挑眉,不知道是意外苏简安说到了重点,还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一点。

   陆薄言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苏简安的手机就响起来。

   “闫队长?”苏简安怔了一下,“闫队长找我什么事?”

   毫无缘由的,苏简安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   平时没事的话,闫队长基本不会联系她。

   这一次,就算闫队长负责调查康瑞城的案子,要和陆氏这边联系,他首选的联系人也应该是陆薄言。

   既然找到她,多半是私事。

   苏简安来不及想太多,直接接通电话:“闫队长。”

  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许久。

   苏简安越发疑惑,又叫了一声:“闫队长?”

   “简安……”闫队长有些犹豫的说,“刚才陆先生走得太急,我只能联系你了。”

   果然有事。

   这个节骨眼上,苏简安很难欺骗自己——闫队长找她,是有好消息要告诉她。

   苏简安接住自己下坠的心,“嗯”了声,“跟我说也是一样的。闫队,你跟我说吧。”

   闫队长说出康瑞城在刑讯室里如何恐吓他和小影,末了,停顿了片刻,接着说:“小影胆子小,看起来,是真的被康瑞城吓到了。”

   苏简安心底腾地燃起一簇愤怒的火舌:“康瑞城在警察局就敢这么恐吓你们?”

   闫队长自嘲似的笑了一声:“康瑞城连唐局长都不怕,怎么会怕我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?”

   苏简安已经猜到闫队长给她打电话的目的了。

   但是,闫队长一个当刑警的大男人,应该不知道怎么开口请她帮忙。

   自己是刑警,却要请别人来保护自己的女朋友——听起来像是一种对自己的否定。

   苏简安不等闫队长开口就说:“闫队,我和薄言商量一下怎么办,稍后给你回电话。”

   闫队长明显松了口气:“好,我等你电话。”

   苏简安挂了电话,看向陆薄言,神色有些凝重:“我刚才只是提一下,还在想有没有这个必要。没想到不但有必要,还迫在眉睫。”

   苏简安的话没头没脑,很难让人听懂。

   陆薄言可以确定的是,一定有什么事。

   他懒得猜测,直接问苏简安:“怎么了?”

   苏简安说:“你知道康瑞城在警察局恐吓了闫队长和小影吗?小影被吓到了。”

   陆薄言皱了皱眉:“没有人跟我说。”

   他拨通阿光的电话,这才知道康瑞城在刑讯室里是如何恐吓闫队长和小影的。

   阿光说完,在电话里对康瑞城发出一波嘲讽:

   “康瑞城也就是敢挑软柿子捏。后来高寒和唐局长进去,他就乖多了。不过,话说回来,这孙子该不会真的敢对闫队长和小影下手吧?他们好歹是警务人员!”

   这个世界上,只有康瑞城不想做的事情,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。

   “很难说。”陆薄言的眉头深深蹙着,“阿光,先这样。有什么事再联系。”

   陆薄言挂了电话,看向苏简安。

   不用陆薄言开口,苏简安就说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做些什么。就算不能派人贴身保护小影,也要让闫队长和小影安心。康瑞城要故技重施,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得逞!”

   陆薄言示意苏简安冷静:“我会安排。”

   苏简安等的就是陆薄言这句话,如释重负般粲然一笑:“那就交给你了!”

   陆薄言这才反应过来,苏简安刚才的焦虑和义愤填膺,都是在暗中诱导他。

   他敲了敲苏简安的脑袋:“你说的对,不能让康瑞城再得逞。”

   他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夺走生命是什么滋味。

   康瑞城这一辈子,都别想再通过这种手段伤害他身边任何一个人!

   “我相信你!”苏简安笑得愈发灿烂,指了指外面,“我先去忙了。”

   陆薄言拉住苏简安,意有所指的看着她:“我解决了这件事,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?”

   “啊……”苏简安一脸后知后觉的表情,“你是在跟我要奖励吗?”

   陆薄言深邃的眼眸染上几分笑意:“聪明。”

   苏简安很认真的想了想,说:“吃完饭回来的路上,你欠我一个奖励。现在,我欠你一个奖励。哎,正好互相抵消了!我们互不相欠,这事翻篇了!我出去工作了,你也加油!”

   说完,苏简安像一只兔子似的溜出去了。

  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的背影,过了片刻,笑了笑。

   他习惯了套路苏简安,倒是没想到,他也会有被苏简安套路的一天。

   不过,这种感觉,其实也不错。

admin
没有评论
Posted in:
未分类